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内容

邯郸永年第一山 紫山文化风景区揽胜

双击自动滚屏      时间:2015-5-7 8:23:38  点击:3972

  核心提示:紫峰佛塔云蒸霞蔚灵秀紫山赵奢墓碑—赵奢墓、王乔洞、紫峰晚霞、花海绿廊……诸多的景观让紫山成为邯郸周边游的首选佳地。紫山,也叫马服山,位于邯郸市西北,系太行山余脉,面积约35.5平方公里,主峰海拔498.4米,距邯郸市区仅15公里,是市区近郊的一片绿色净土,亦称邯郸第一山。紫山山体裸露的巨岩和耸立的峭...

紫峰佛塔

云蒸霞蔚

灵秀紫山

赵奢墓碑

—赵奢墓、王乔洞、紫峰晚霞、花海绿廊……诸多的景观让紫山成为邯郸周边游的首选佳地。邯郸紫山,也称为永年紫山和马服山,位于邯郸市西北,系太行山余脉,面积约35.5平方公里,主峰海拔498.4米,距邯郸市区仅15公里,是市区近郊的一片绿色净土,亦称邯郸第一山。

紫山山体裸露的巨岩和耸立的峭壁多为紫色、金黄色和褐色的“紫石英”,故取名为紫山。《元史》里则称作紫金山。据《魏书·地理志》记载:“山上春夏有紫气郁郁,岩间有紫英石得名。”《邯郸县志》又载:“时有紫气郁郁覆其上”。每当斜阳照耀山峰时,雾气缭绕,紫光闪烁,霞彩千条,使紫山笼罩在云蒸霞蔚中,宛若人间仙境。正如明代诗人卢龙云所写:“紫气遥来出紫宫,金光隐现有中无。”在城内的丛台上登高望远,可以领略这一壮观的景致。至今丛台的西壁上,还镶嵌有“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八个碑刻大字,因紫山位居丛台的西面,其中的紫气就是指紫山的祥瑞之气。黄粱梦吕仙祠门向西开,据说也是为了吸纳紫山的紫气。古人还将紫山称为“邯郸”的发祥之地,关于邯郸地名的由来,至今还没有一种令人信服的说法,有的学者就认为“邯郸”二字就源于紫山。“邯郸”二字在古时写作“甘丹”,“甘”意为山中有甘甜之水,“丹”指山体呈紫红颜色,古书中的邯山就是指的紫山。

紫山系太行山余脉,地处太行山与华北平原的连接部,岁月奇特,丘岗起伏,山势耸拔,雄峰峙立,林木葱茏,山色秀美,成为念佛诵经、隐居读书、超凡脱俗的理想境地。元代时丘处机作为全真教的领袖,得到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大力推崇,并命他掌管天下的道门,使全真教在北方风靡一时。于是在紫山顶上建起了大小两座宝塔和72座道观。全真教主张佛、儒、道三教合一,劝人诵读道、儒、佛三家经典,糅合了儒学的忠孝节义和佛教的禅法戒律,因它并不与其它教派对一,佛教寺庙建筑也随之与其相邻而居,如今在紫山的西、南、北坡麓间还存有竹林寺、玉宝观和佛光寺(紫山寺)等佛教寺院的遗址,今人又重修了紫峰塔。

“紫山书院”位于紫山的山腰一处平台上,也称“竹林书院”,是元朝中书令刘秉忠隐居教书的地方,现虽然不见其当年旧貌,但三面环山,平坦开阔的遗址仍能看出当年的恢弘气势。刘秉忠曾于1238年隐居于紫山,当时山上道观林立,刘秉忠初来时住在全真教道观,后邢州天宁寺虚照禅师听说后,就派弟子颜仲复上山将他收为佛教徒,剃度为僧,法号子聪。后移居竹林寺,并在此开办“紫山书院”,吸引了郭守敬、张文谦、张易、王恂等一批学生来此修业深造,师生共称“紫山五杰”,形成元代有名的“紫山学派”。这批人后被元太祖忽必烈所重用,刘秉忠曾任参领中书省,张文谦曾任中书省左丞,张易曾任副职平章政事,王恂曾任太子伴读、国子监祭酒,在元朝的政治、行政、军事、教育、农业水利、天文历法等部门担当要职。隐居期间,紫山春天的美景给刘秉忠深刻的印象,他自号藏春散人,并将其所写的诗词集也取名为《藏春集》刊印后,流行于世。

紫山上还有一座王乔洞,据《后汉书》记载:王乔是河东人(今山西南部地区),东汉时期叶县的县令,素有“长寿仙”之称。三国时的曹丕在《芙蓉池作诗》中写道:“寿命非松乔,谁能得神仙。邀游快心意,保己终百年。”诗中所说的“松乔”,指古代传说中的两位长寿仙人。“松”指赤松子,“乔”便是指王乔。紫山上的王乔洞,据说就是王乔居住过的地方。

但最早相中紫山的是战国时期赵国的将军赵奢。赵奢初为田部吏,对平原君府人借势抗税的行为,毫不手软,秉公执法,屠其九人,得以重用,后由平原君举荐而主管赵国赋税,使民富而府库实,后在军中任职。赵惠文王二十九年(前270年),二十万秦军围困韩军于阏与(今山西和顺),韩赵唇齿相依,赵惠文王召集群臣商议救韩,赵奢受命解围。赵奢带兵西去邯郸城三十里的紫山后停留不进,在此驻留28天,秦军误认为赵军怯弱,不敢援救阏与。而赵奢在紫山运筹帷幄,调兵遣将,训练兵马,造成要长期打防御战的假象,乘秦军不备,率部疾驰至距阏与50里处,抢先占领有利地形,居高临下,取得了赵军对秦军作战的首次大胜,打破了秦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后人便有了“两鼠斗穴”的成语典故。赵惠文王为奖赏赵奢,赐号“马服君”,并将紫山作为他的封邑。在山下驻兵时,赵奢在山顶上建起了读书室,在百忙中不忘通兵书。清光绪元年(1875年)赵大鹏游紫山时写下了一首咏赵奢读书室的诗:“筑室千峰顶,将军善读书。风云韬略富,凭览晓吟余。”

赵奢出兵大败秦军后,紫山成了赵奢将军的福地,并留下遗愿将紫山作为自己的陵地。赵奢死后,人们就按照他的意愿,在紫山中部的东南山坡上修建了他的陵墓。陵墓按照战国时期以山为陵的模式,坐北朝南,占地200平方米,背靠紫山,左右有两条漫长的山坡护围,右前方有一道雄伟的山梁,当地人叫“龙脉”。因赵奢生前被封为马服君,此地的人们也将紫山称作马服山。《史记》张华注:“赵奢墓在邯郸西山上,本名紫山,因奢冢在上,故名马服山。”赵奢一生戎马疆场,战功赫赫,成为赵国的一代名将,被后人列入赵国七贤之一。在丛台的七贤居里,列有赵奢的塑像。赵奢对国王的封赐十分荣耀,于是将子孙的赵姓改为“马服”氏。后来又改为单姓“马”。从此赵奢成了汉族马姓的始祖,马服山便成了马姓开宗立姓的圣地。

时过千载,赵奢墓已化成一片废墟,但仍时常有人来此凭吊。民国二十二年郝树栗在《赵奢墓》一诗中写道:“都下哄传将军名,祚以马服承优宠。秦人徙此不东窥,四邻闻之皆震恐。”2004年在赵奢墓冢的原址进行重建陵墓,坐落在紫山的半山腰上,墓前树立着高大雄伟的墓碑,碑体为花岗岩,呈淡红色,与山色浑然一体,透射出一股凌然正气,墓碑上书有“赵马服君赵奢墓”几个大字,碑前是拜谒广场,花岗岩铺地,石雕香炉古朴端庄。战国群雄争霸的硝烟,金戈铁马的雄壮,万乘铁骑的嘶鸣,铁蹄溅起的扬尘,都凝聚在这沉重的碑石中。

马服山的东部为赵国的王陵区,五座王陵高大巍峨,与紫山比肩而立。因赵奢墓的修建,而使赵国的皇陵区西扩十里之遥。这里正拟建造马氏宗祠陈列馆,全面展示马氏文化的丰富内涵,紫山也成为中华马姓的祖源之山。

深厚的历史文化造就了紫山的深沉和稳重,而秀丽的自然风光则展示了她的灵性和俊美。紫山地处太行山与华北平原的连接部,在平缓起伏的冈丘间,紫山拔地而起,突兀耸立,巍峨雄居,成为太行山东部余脉的最后一座山峰。邯郸市海拔60米,而距邯郸市西北仅15公里的紫山,海拔却近500米,这样的绝对高度,使得前来踏访浏览的人们不能不由衷地赞叹紫山的耸拔雄姿。

紫山具有三个突出特征——雄,秀,奇。紫山西南的山谷,涧壑幽深,苍鹰在峻峰间盘旋,傲然俯视着空旷幽谷中的丰草奇石。山腰一条绕山盘旋的古道,一代又一代在这条山路上留下了踏磨的痕迹。这条古道向人们展示了一种特异的静幽境界。这种静幽与现代化大都市的喧闹气氛形成了两种迥异的格调。人们在极度的紧张疲

劳之后,到这里可以放松。登紫山的主道在南山坡下,山路从岩石间起升,越岭穿峰,向主峰跨进。山路经过的岭峰,似鱼脊,似牛背,给人以雄健的感觉。越上岭越高,越上峰越险。这时,东眺西望,满目紫山横翠,雄峰巍峨。踏登陡峻的山路,颇有一种登泰山的体味。将到紫山顶峰时,仰望峭石间的陡峻山路,也会有遥望泰山南天门的联想。紫山山顶的佛寺建筑,使雄伟的紫山又增添了浓郁的文化气氛。登上紫山顶,回首南望,视野开阔,心旷神怡,山下诸峰臣伏朝拥,远处冈丘如波如浪,在这种登高下俯的远眺中,人们会幡然感到紫山的高大。紫山顶面积不甚大,但多奇异多姿的紫石,爱山爱石者至此会留连忘返。顶峰北去的山脊有一条山路,山路边紫石嶙峋,过两峰,可到一个三角形的铁制三角架下,这里是紫山测绘的海拔最高点。站在这里向北眺望,层峦叠嶂。由此向北,峻岭起伏,有的岭上紫石钻空,景观奇特,最北一峰可下视洺河,颇有站在北戴河峰崖上观望大海的感觉。顶峰东边山谷中,有一小山,名为跑马岭,雨后常有古代的铜箭头露出。再东去,又一座大山耸起。顶峰东南山坡间有一片大约二三亩地的台地,台地以东有一座大山,陡峻的山坡间有一个天然山洞,相传为古代长寿仙人王乔居住的山洞。顶峰西去也有一条山路,这条山路在高峻的山岭上向西伸延,高低起伏,直到洺河边,山岭两侧景观奇异,顶峰背后是悬崖峭壁,陡峭险绝,颇有黄山峭崖雄险的韵味。

山川之雄体现在姿上,而秀则体现在色上。如果说雄所展示的是阳刚,那么秀所表露的则是阴柔。紫山的秀,主要体现表露在四季的山色上。早春,紫山在南风的吹拂中复苏了。山野间开始披上片片新绿。有着顽强生命力的山草,拨弄旧陈枯黄残败的落叶,从根部露出幼嫩但充满着无限生机的叶头来。向阳山坡上蒲公英的小黄花是紫山第一批报春的使者。接着山崖下古道旁的报春花也在春草丛中金灿灿地开放了。杏树桃树枝头的蓓蕾,鼓满了浆汁,有的已经裂出鲜嫩可爱的红色花嘴。元朝初年前来紫山隐忧的刘秉忠,看到紫山的天然春色,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在这里,他刻苦钻研,奋发励志。盛夏,紫山变成充满旺盛生命力的青山,强烈亮丽的阳光照射在山草山花上,熠熠生辉。有的山坡上,山丹丹花开放,像火一样艳丽热烈,在丰茂青草绿色的映衬下,具有一种特殊的艺术美感。这里满山遍野有一种山韭,味道鲜美,杂生在青草中,随手可采可食。草丛中蒸腾起的雾气中,洋溢着青草的清香,负离子和氧气很多,使人感到新鲜畅舒。这个季节来紫山,每个人都会有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这里没有城市的喧闹,繁华尘嚣,只有人与自然的和谐。中秋,紫山渐渐地改变了容颜,草丛黄了,树叶黄了,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金山。秋色带着成熟的韵味,带着收获的信息,使人感到丰富和满足。秋草结足了饱满的籽粒,储备明年第二个生命的开始。蝈蝈站在草丛上起劲地鸣叫,野兔竖起耳朵警惕地张望。紫山下,附近村庄边的果树挂满了丰收的果实,田野里的玉米、谷子、大豆丰收在望,紫山像在丰收海洋中的山岛。入夜,明月从东方升起,紫山沐浴在一片月光之中。如水的月光照在山坡上,照在深静无人的山谷中,照在一千多年的赵奢冢和王乔洞上,使人幽思怀往,驰神移魄。严冬,紫山在大雪纷飞中披上了银装,成了一片白色的世界。白的圣洁,白的可爱,在紫山雪日中可能观赏体验到。紫山最为奇特的是有一种霜挂。雪后,浓霜凝聚在山路边成簇的树枝上,象玉雕牙刻一般,晶莹剔透,极似一件件工艺精湛的艺术品。天气放晴,红日高照,雪峰、疏林、远村,旷静辽远,颇富诗意,别具一种特异的情趣。

紫山有三奇——石奇,云奇,风奇。紫山满山都是奇特的紫石,阳光照在紫石上,金光闪耀,山名以此而得。清代《武安县志》记载:“日返照则山赤如金。”紫峰峭岩之上的紫石最为奇特,有的如“神龟探海”,有的如“观音坐莲”,有的如“狂涛夜惊”,造型之奇,令人叹赞。山坡之阳,巨大的紫石裸露,给人以刚健的美感。幽谷之中,紫石峭险,给人以神秘隐逸的意趣。紫山夏日的紫云是一种奇观。紫云从山间涌起,很快就将紫山笼罩封锁了。远远望去,紫山被浓云遮盖住,很像戴着白帽的医生,这时,往往大雨就要到来了。在白云罩住山头的时候,从山顶向下看,眼下都是茫茫云海,蔚为壮观。紫山的落日最为奇丽壮观,几处高峰都可以看到这一壮丽景观,以紫峰和西峰最佳。站在西峰上,向西眺望,无限美好的夕阳缓缓落入层峦叠嶂雄伟苍茫的太行山中,那种壮美,那种大气磅礴,那种豪迈悲壮,只有亲临其境亲睹其状的人们才能体验到。不少人说,“泰山看日出,紫峰看日落”,可相媲美,这话并不过分。紧接落日,就是紫峰的晚霞。夕阳落山,霞光万道,满天都是多姿多彩的火烧云,这种景观,类似节日之夜的空中焰火。霞光里,从太行山深处蜿蜒曲折流过来的南洺河和北洺河,像两条闪闪发光的腰带,

在西峰下合流,环绕紫山,向东北方向流去。洺河两边,田野村庄,如棋如画。紫山风也奇。紫山的风,奇特而有韵致,能够使人心智开窍,聪颖彻悟。每当春风送暖,大地复苏,紫山的阳气蒸腾,与春风和融,微吹轻指,使人心旷神怡、心智开悟。盛夏酷暑,火热难耐,此时登临紫峰,山风立即会将人们的通身大汗吹去,畅心快意,神清志爽。从竹林寺遗址顺山谷北行,有一个叫南天门的地方,山风更为强劲。这里实际上是由紫峰西行到西峰的一个风口,山风从北部陡峭山崖间吹来,形成紫山的一个奇特的风道。秋深寒降,万木凋零,紫山的秋风冷厉萧杀,风起雁阵鸣寒,风指草木变色,这个季节的山风具有强者的气概。是紫山和暖的春风,清爽的夏风和萧劲的秋风,吹拂滋育了一代杰出的紫峰文人刘秉忠、郭守敬、张文谦、王恂、张易的大脑智区,使这批才华出众的人物在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政治和科学领域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作者:管理员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永年区网(www.yongnianxian.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站长联系方式 Email:ynxwang@126.com QQ:695600675
  • 广告总代理 永年双珲商贸有限公司